第二十四章 好奇

|

  第二十四章 好奇

  在莫軒的血脈之中,原先的那團如星空狀的云霧由于黑暗腐蝕之力的侵蝕,而異變突生。星云在莫軒的丹田中緩緩的旋轉起來,直至最后,以一種超高速旋轉,甚至產生一種撕扯的力量,似要撕裂一切物質一般。當然也包括那股由黑暗內息修行老者可以發出的腐蝕靈魂之力也在剎那之間被撕扯得粉碎,化為烏有。

  黑暗老者也是在這一刻對自己的腐蝕之力失去了感應,而同時也是在這一刻莫軒從痛苦的抵抗中緩了一口氣,這也讓墜靈發現了莫軒體內的那副星辰圖的異變。

  “原先,血脈中的青色云霧消失消失不見,青色從云霧狀態化成了一顆水滴狀,赫然漂浮在丹田之中,不斷的旋轉著,形成了一股漩渦,仿佛一片星云,在按照獨有的軌跡運轉,仿佛其中蘊含著天地至理”

  “丹田中的星云圖也因此而變得熠熠生輝,旋轉的速度也有所提升,吸納著周圍的一絲絲的天地靈氣。旋轉速度相比極限淬體時更加的快,吸納天地靈氣也更為的磅礴”

  “難道黑暗內息之力對丹田中的星云圖有滋養作用”

  莫軒覺得自己得了個大便宜。

  墜靈有些不自然的了起來,雖然很希望莫軒能夠得到實力的提升嗎,不過嫉妒的老毛病又犯了:

  “蒼天吶!降下一道雷劈死這小子吧,咋每次都是這么好命呢?”

  墜靈十分的憋屈,實在是倍受打擊,上次修行一個陣法結果修行出了一張丹田中潛力無比的星云圖,這次人家黑暗內息修行老者的一次腐蝕之力的試探,竟然使得這張已經許久沒有情況發生的星云圖再度發生了異變,甚至具有了撕扯之力。這純粹是有一個免費的打手,還不用付工資的,撕扯對方的襲來的黑暗之力后還能滋養自己,這簡直就是一個Bug。

  “這個,真的有那么很厲害嗎?”莫軒著實有些無辜道,在人家的地盤上不能表現得表情過于豐富,可是依舊有些不好意思。

  “厲害個屁,豈止能用厲害形容,簡直就是天賜的守護力量”墜靈很久沒有想要罵人的沖動了,此刻卻因為莫軒丹田中的星云圖,忍不住的爆了句粗口。

  “不過我仍舊不知道它未來的成長性”然后又弱弱的補了一句。

  似乎又再度憶起了那遙遠的傳說,

  “一朝星成,天地異變。

  日月星華,滄桑如歌。

  斗轉星移,歲月一曲。

  天機混沌,改天換日,未可知?

  逆蒼天,改命運,移魂換魄,天下皆主沉浮”

  該是多種大氣與豪邁。

  墜靈每次遙想起曾經那古老的歌謠,都會有些觸動,不過墜靈也從未看到過歌謠的驗證者,所以也無從去證實它的真偽,一切都還是未知,到底未來星云的成長性僵尸什么呢?

  如果說因為星空圖而使得莫軒未來一片光明的話,那么注定其一生也無法接觸到自己命運的本質。何況關于這一切只是一個悠久了無數歲月的傳說,未可知!

  然而這些對于現在的莫軒來說,一切都應是后話了。

  莫軒雖知道丹田中的星空圖矢有些不簡單,可是也并沒有太過在意和依賴。因為莫軒清楚地知道目前的自己還是太弱太弱,縱然有著青龍血脈。可是如今的莫軒不再懵懵懂懂,這個世界上比自己強大的人太多太多,自己只是弱水三千中的一瓢,根本不值一提,覆手即可被滅。

  可是莫軒并不氣累,自己還在成長的路途,相信憑借內心的那份執著,終有一天能夠真正的翱翔于九天之上。可是這一切,對于而今的自己而言還太過于遙遠,這勢必將是一次艱辛的旅程,還隨時可能丟掉性命。不過一顆強者的心,是從不畏懼前路的坎坷,縱然一路布滿荊棘,也必將披荊斬棘,勇敢前行……

  交流只在片刻之間。

  黑暗內息老者十分的驚訝于這個少年,明明只有四動內息的修為,卻能夠抵抗住自己九動的腐蝕之力。老者對于自己的腐蝕之力十分的自信,以前憑借靈魂的腐蝕之力,在諸多強者不知情的情況下暗殺了他們,然而今天卻栽在一個四動的少年手中,并且還如同石沉大海般,沒有絲毫的抗拒就被吞噬掉了。也愈加對莫軒好奇了,剛剛還對莫軒剛上二樓時那一瞥是否無心有所懷疑,此刻卻對此深信不疑,知道了這個看似年紀輕輕的少年是深藏不露,藏得深著呢!

  好奇心的驅使下,老者想要對莫軒更加深入的了解。

  正在莫軒從腐蝕之力的侵蝕中拜托出來,仍舊有些心有余悸時,莫軒感受到有一陣如風般的黑影在向自己靠近。莫軒依舊有些緊張,不過也不怕對方能對自己怎么樣,因為通過剛剛那虛驚一場后,知道了對方僅僅只是試探自己。

  而墜靈最為清楚黑暗內息修為老者的來意,敏銳的感知告訴他,從那角落里過來的那團黑色影子并沒有懷有敵意,可也不僅僅只是為了試探。如果說最開始的腐蝕靈魂之力是試探的話,那么現在卻成了一種滿足好奇心的驅使而做出的行動。

  薩洛也感應到了角落里的守護老者在向這邊走來,頓時十分的驚訝老者的舉動,心里有了一番思索:

  “為什么會走出那個角落呢?難道是解開了那柄匕首的秘密,還是為了眼前的這個大家族的少爺?”

  正在薩洛驚訝于那位黑暗中的名叫艾漠老者竟然會主動來到陳列室,思量著老者來到這兒的目的時,老者給了他答案。

  “你師承哪兒?”黑暗老者根本不理薩洛,招呼也不打,徑直向莫軒發問。其實到了黑暗老者這層次,一般都不會太好脾氣,尤其是還修習黑暗內息,脾氣更是怪異,有些黑暗內息修行者十分冷漠,嗜愛殺人取悅。黑暗內息修行者是各個帝國及勢力爭相招攬的對象,尤其是修為達到九動的武者更是可遇而不可求。只要老者艾漠愿意,有的是帝國愿意許之以功名利祿把他如同財神爺般奉著,因為一個國家多了黑暗內息修行的武者便可以讓其去完成諸多不能擺上臺面的事情,諸如暗殺某個國家的統兵主帥,甚至暗殺一國之君也未嘗不可。

  只是到了一定的修為層次,很多人并不會再熱衷于功名利祿,不熱衷于所謂的世俗金錢,他們感興趣的多是一些天材地寶,對修為提升有利的東西。

  薩洛對于黑暗老者艾漠無視自己,沒絲毫的脾氣,只得苦笑。

  莫軒不言,因為莫軒知道自己一旦說話,估計得露餡。莫軒深知修習黑暗內息之人對于靈魂的波動十分的敏銳。現在自己仍然處在剛剛的那場虛驚之中,心中仍然沒有平復下來,倘若現在對這個深不可測的老者說謊的話,很容易被對方發現自己靈魂的波動,那時候一旦被老者發現自己在撒謊,估計很難有好下場,最重要的是自己和墜靈很好奇的這柄匕首估計也交易不成了,莫軒還想著空手套白狼,是不是可以從老者身上下手呢?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沉默以對”,什么也不說,什么也不做。何況自己還有個比較大的依仗,那就是丹田中的那副星云圖。

  對于黑暗之力是否能夠激發星云圖的潛力,莫軒十分的想要一探究竟,不過這卻不能直說。否則再好脾氣的人也會發飆的。

  莫軒雖然保持著沉默,可是卻在打量著眼前的這位有些許神秘的老者。

  瘦削的臉頰,給莫軒一種錯覺就是如同遠古神話中的木乃伊般,被吸干了身上所有的水分,僅僅只是被一層薄薄的黑袍包裹著骨骼,莫軒人注意到老者的眼珠十分的深邃,自己根本無法看清楚,可是有一種錯覺,就是老者那雙眸子可以直視一切偽裝,撕扯掉一切偽裝的外衣,發現其本質。

  莫軒心里有些打鼓了,尤其是在看到對方那雙深邃的眸子時,如一潭水般深不見底。自己就如同這潭水里的魚兒,一切都被對方知根知底。甚至在直視到老者眸子的那一刻,莫軒有一種想要對老者知無不言的沖動

  “這就是黑暗的靈魂之力嗎?真的好可怕!”莫軒幸虧及早得到了墜靈的提醒,才脫離了那雙眸子的蠱惑,沒有把自己的秘密給說出來。

  其實黑暗老者挺冤枉的,并沒有可以的去想要俘獲莫軒心智,可是內息修行到一定層次后,會不自覺的自動釋放出那種蠱惑的力量,而不需要控制。

  老者艾漠見莫軒不回答自己的問題,只是靜靜的看著自己,也不生氣,畢竟是自己對不起人家在前,主動的去侵蝕人家的靈魂,這著實是很不禮貌的行為,甚至觸犯了大忌。

  每一個武者都存在屬于自己的秘密,而不想被他們知道。

  顯然黑暗老者探察莫軒的靈魂,是觸犯了對方的禁忌,即使本意只是試探,可是這種事情講不清楚。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猛料三肖网站